• <bdo id="qyumu"></bdo>
  • <code id="qyumu"></code> <code id="qyumu"></code>
    <code id="qyumu"><label id="qyumu"></label></code>
    <menu id="qyumu"><samp id="qyumu"></samp></menu>
  • 國家公務員網 地方站:
    您的當前位置:安徽公務員考試網 >> 安徽公務員申論資料 >> 模擬

    2010年安徽公務員考試申論模擬試卷35

    發布:2010-07-27    來源:安徽公務員考試網 字號: | | 我要提問我要提問

        一、注意事項

        1.申論考試是對應考者閱讀理解能力、綜合分析能力、提出和解決問題能力、文字表達能力的測試。

        2.參考時限:閱讀資料40分鐘,作答110分鐘。

        3.仔細閱讀給定資料,按照后面提出的“作答要求”作答。

        二、給定資料

        1.2009年7月24日,在國企改制中最極端的一幕不幸發生:吉林省屬國企通化鋼鐵集團近3000名職工集會抗議知名民企建龍集團入主,竟將后者委派、剛到任的總經理陳國君圍毆致死,集團子公司通化鋼鐵停產11小時。當日晚間,吉林省政府緊急宣布,建龍將永不參與通鋼重組。這起震驚全國的公共事件在政府出面“解圍”后,事態方趨于平復。

        據報道,醫務人員和警方數次試圖解救陳國君,均被人群堵在外面。吉林省省委副書記、副省長、省國資委主任等領導帶隊到達通化鋼鐵,亦無法救出陳國君。直到吉林省國資委宣布,重組方案永久作廢,職工抗議方才結束。

        民營兼并重組國企的“大戲”就這樣在一場巨大風波中夭折了。國企改制是政府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這在鋼鐵行業尤為明顯,而這次的抗議事件可能會令整合中國鋼鐵業的努力受阻。中國是全球最大鋼鐵生產國和消費國,中央政府希望消除過剩的產能,創造更大的、具有全球競爭力的鋼鐵企業,而行業整合就意味著要實現工廠現代化以及裁員。

        2.據國內媒體及網民披露,建龍與通鋼間的“恩怨”由來已久,這次建龍集團重組通鋼集團是在吃“回頭草”。導致陳國君之死的直接導火索是2009年7月24日前一天,從長春通鋼集團總部傳來消息,建龍二次入主通鋼,并持有通鋼集團65%股份。2005年,建龍曾經入股通鋼,2008年金融風暴后由于企業虧損,建龍遂于2009年初從通鋼撤股。隨著國家4萬億刺激經濟的效應開始顯現,2009年6月通鋼首次扭虧實現盈利6 000余萬元,于是離開僅3個月的建龍又殺了個“回馬槍”,再次入股通鋼并絕對控股,同時宣稱將大幅度裁員,終于激起了工人及家屬的憤怒。企業虧損的時候就撤走,而國企走出陰霾又回來了,這個結局哪個國企職工會接受?

        通鋼職工的憤怒不是沒有道理的。通鋼目前擁有近3萬職工,管理層與職工之間的矛盾,主要集中在“薪水過低、頻繁加班、職工福利”等方面。而且建龍的每一次折騰,都是工人在付出代價,一位通鋼中層職工表示,自從2005年通鋼改制后,通鋼職工的工資“就沒有上漲過,反而一降再降”,“廠里越改制,越吃不上飯”。2008年企業虧損,一再限產,職工工資從2000元減到每月人均300元,一個工作了27年的退休職工在去年底,一個月只能拿到200塊錢的收入。“廠區及職工家屬區乃至整個通化市二道江區的供暖都無法保證”,而作為總經理的陳國君,據說年薪高達300萬元。其問,勞資摩擦時有發生。

        因此,建龍重組通鋼的消息對通鋼職工來說無疑是“致命”的,他們不愿面臨重組后可能下崗的命運,不愿失去養家糊口的微薄薪水,更不愿失去政府補償的退休金……但在整個重組過程中,誰也沒有與通鋼職工溝通,信息不公開,利益不均衡,以至于普通職工情緒被輕易點燃。最終,他們在事件末尾忽然出場,為重組畫上了一個血淋淋的句號。

        3.2009年7月24日的早晨,應該算是陳國君上任通鋼公司“總經理”的第一天。他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與職工就建龍集團控股通化鋼鐵一事進行談話,以安撫職工對企業改制的不滿情緒。

        當日上午,近3000名在職員工及職工家屬在通鋼辦公大樓前集會,并高舉“建龍滾出通鋼”等標語,高喊口號,由于人數不斷增加,場面無法控制。有知情人士稱,10時30分左右,陳國君進入“老焦化樓”想安撫工人。此時,不滿建龍控股通鋼的職工及家屬已經封堵了鐵路運輸線,造成1、2、3號高爐先后停產。一名通鋼職工說:“他們聽說陳國君在這里,就沖了過來,用暖氣片撞開了二樓的防盜門。”

        會議室里,工人們高喊“建龍滾出通鋼”,要求陳國君離開,“通鋼的事情與你們無關!”陳國君寸步不讓,嚴厲要求工人回到工作崗位。“三個月內讓你們全部下崗”,通鋼工人說是陳國君的這句話激怒了大家,引起了大家的群毆。眾人停手后,他還嘴硬,說他帶來了幾千人,三年內不要通鋼一個人。這句話更是激怒了大家,一群人把他拖進走廊進行群毆。

        第一次毆打并不嚴重,陳國君躲了起來。一些人逐個房間砸門,結果沒找到,最后在倉庫的一個工具箱里找到了。陳國君最少被群毆三次。墻上的大洞可以看出當時激烈的場景。陳國君被打得從二樓樓梯滾落到一樓,“他嘴里喘著粗氣,但不會說話了”。此時為16時30分左右。大約19時,陳國君已經不會動彈了。22時許,聚集人群散去,被公安、武警“搶”回來的陳國君滿身傷痕,當晚23時搶救無效死亡,“死狀凄慘”。

        “陳國君剛被我們送走了,這才3個月又來了。即使不是陳國君,只要是建龍集團的人來了就不行。”采訪中,職工們都對陳國君的死不帶有任何同情心,顯然,他們“受夠”了建龍集團。

        4.近年來,“不明真相”一詞經常出現在群體性事件過后的官方解釋或見諸媒體的新聞通稿之中,以搪塞輿論,通常的表述是“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在發生群眾大規模聚集的事件后,一些地方政府往往會不假思索地拋出這一說法,且使用一分為二劃分陣營的方法,說大部分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受“一小撮別有用心的人蠱惑與調唆”。貴州的“甕安事件”、云南的“孟連事件”、甘肅的“隴南事件”,事發之初,都能看到這樣的“定性怪圈”。這與我們過去一直說的“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形成了南轅北轍的反差。

        日前,吉林通鋼集團通化鋼鐵股份公司發生群體性事件后,“不明真相”一詞再次被反復提及。這一說法耐人尋味,值得反思。

        浙江在線網一篇評論寫道,如果說群體性事件的發生是“不明真相”的群眾被少數“別有用心的人蠱惑、挑動”的話,那么在事件發生之前為什么不能讓群眾知道“真相”?或者在事件醞釀階段和剛露苗頭之時,用公布的“真相”平息群眾的疑問,把群體性事件化解在萌芽狀態?說群眾“不明真相”,并不等于真理站在了自己一邊,反而暴露有關部門沒有盡到應盡的職責。要知道,改制是事關職工切身利益的大事,職工有權利知道改制的過程、方案、辦法、措施,以及戰略投資者的情況、企業的發展目標、職工利益的維護等。那么,吉林省有關部門和通鋼集團有沒有把改制的相關情況及時向職工通報呢?如果進行了通報,怎么還會出現“不明真相”的問題呢?

        《法制晚報》有文章指出,指責參與群體性事件的群眾“不明真相”,無異于就說老百姓沒有分辨是非的能力,這與事實不符。不容否認,有些事件確是因信息不實造成一些群眾盲目參與,但即便是這樣的事件,一般也有其發生的深層次原因。甕安事件最終證明當事人是因溺水死亡,但根子上卻反映了當地侵犯群眾利益的事情屢有發生,群眾安全感指數很低,干部作風粗暴、工作方法簡單。同樣,通鋼事件是不是也有企業在重組過程中,沒有照顧到職工利益的問題?

        5.和訊網報道,對此次惡性事件,吉林省國資委副主任王喜東在省政府新聞辦公室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說,是因為個別內退人員及退休人員利用一些人員特別是非在崗人員“國有情結”較深,對通鋼集團現狀與長遠發展特別是即將實行大型化改造需要大量資金所面I臨的困難不了解的情況,制造謠言,激化矛盾,鼓動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員,在通鋼辦公區內聚集造成的。

        2005年末,民營企業建龍集團正式收購通化鋼鐵時并沒有受到通鋼職工的歡迎,在鋼鐵市場低迷的情況下,通鋼集團連續虧損,工資也減為每月人均300元。2009年初,建龍宣布退出通鋼,但幾個月后,由于市場好轉,通鋼扭虧為盈。這說明,通鋼的困難不是不能解決的,也不是非走民企并購這條路不可。然而,正當通鋼扭虧為盈之際,本來已經宣布退出通鋼的建龍又宣布將再次入主通鋼并直接控股這家老牌國企。

        廣東《2l世紀經濟報道》的記者注意到,在重組之前,建龍集團是通鋼集團的第二大股東,此次重組是將建龍持有的36.19%股權,上升為65%,即控股。此調整得到了吉林省國資委的同意,相關報道還稱,“為保證此次增資擴股方案的順利實施”,吉林省政府成立了專門工作領導小組,于7月22日到通鋼集團進行工作。既然有前期工作,卻仍然引起如此嚴重的事件,前期工作做了什么?

        6.在網絡上,輿情基本一邊倒地傾向于通鋼職工,通鋼事件更多地被貼上了“工人集體維護自己利益,抗議改制,打死資本代理人”的維權標簽;而對于重組方建龍集團,以及遭毆致死的資方代表、職業經理人,則多加貶斥,鮮有同情。有媒體感慨,“這令人感覺剛剛發生的是新中國成立前才能看到的工人運動,而不是一場刑事案件。”

        事已至此,盡管吉林當地公安機關已對此成立了專案組進行偵查,但對打人兇手的追查已非公眾關注的焦點。如果只是尋找打人兇手,而不清理導致此群體事件發生的本質原因,則此事件依舊只會是“偶然事件”。很顯然,通鋼事件所曝出的問題絕非偶然。

        國企改制重組已大規模推進多年,并且在可預見的將來,依然會持續下去。在這個過程中,國企、民企、職工三方的利益如何平衡,是一個普遍求解的問題。此前,對利益問題處理的粗線條,使得其間的博弈與摩擦時有發生,但都沒有像通鋼事件這樣暴力與血腥。通鋼事件只不過以一種極端的方式,將這種典型的利益沖突撕裂。

        事實上,通鋼事件的結局并非“工人們的勝利”,而是各方皆輸。重組方為自己謀利無可厚非,但錯在“吃相難看”,最終竹籃打水。而參與“維權”的受害者們,可能同時也是施害者甚至是自身苦難的制造者,此事之后,誰來接手這塊燙手山芋?依靠民眾按本能沖動行事,只可能是社會的全面倒退。而作為國資監管者和社會秩序的維護者,地方政府在類似事件中究竟是到位、缺位還是錯位?也值得反思。

        7.2009年7月24日,陳國君被毆打死亡當日,吉林省國資委宣布,建龍鋼鐵集團將永不參與通鋼集團重組,這也意味著雙方的重組協議被永久性終止。在宣布建龍退出重組之后,據說通鋼廠四周到處鳴放鞭炮。通鋼廠上一次鞭炮齊鳴是在2009年3月建龍經營通鋼出現虧損退出時,至此,一起鋼鐵業改制事件以悲劇告終。建龍集團收購通鋼后沒能扭轉頹勢,反而在危急時刻放棄通鋼,隨后在重現轉機之時再度殺回,正是這種民企在并購中表露出的唯利是圖,激化了本來就糾葛重生的勞資矛盾,終于激起了重組完全被排斥在外的工人及家屬的憤怒。

        近年來,資產重組是中國國企改制的一個常用手段。在資本市場上,資產重組更是深受市場炒手青睞的熱門題材。然而,與資產重組的火爆相伴隨,因之而產生的矛盾也已成為一個引人注目的社會問題,只是由于它通常發生于企業內部而被屏蔽掉。但是,通鋼事件終于使這一矛盾以一種尖銳的形式暴露在世人面前。

        通鋼事件可謂國企改制后遺癥的集中表現。進入國企的民營資本希望利潤最大化、成本最低化,不幸的是,國企往往冗員眾多,產權關系復雜,在市場化的過程中陷于利益糾紛的泥潭。一些民營企業往往是辭退原國企職工,把所有的社會責任推給政府。而作為一個擁有幾十年歷史的老國企,通鋼的數萬名職工對企業的情感因素也無法忽視,從以前的“大鍋飯”狀態一下子過渡到民企的新型雇傭關系,所有的國企隱形福利將全部消失,對許多老國企的職工而言,在心理上也無法一下子接受。

        8.就通鋼集團2009年7月24日爆發大規模群體事件,吉林省國資委于27日發布消息稱,建龍集團增資擴股通鋼的方案仍是最有利于發展的方案。作為代表國家履行出資人職責并享有收益的政府特設機構,國資委的首要目標是加強對國有資產的保護、實現國有資產的保值、增值。因此,它是企業的股東,對國有股的處置,考慮的是國有資產的利益最大化,依據的是相關法律法規。從這個角度說,國資委對企業職工似乎并無義務。吉林國資委對改制方案的理直氣壯,原因恐怕就在于此。也因此,即使在工人表示不滿后,仍堅持方案“最有利于發展”。

        拋開建龍收購過程中職工安置上處理的拙劣,以及通化鋼鐵萬名職工暴力事件的慘痛后果不談,單從這一并購案本身來看,其暴露出的是中國鋼鐵企業整合重組中的體制缺陷,是一種許多地方政府的慣用做法——“拉郎配”式企改,即在國企改制過程中,不進行認真的調研,不根據企業的實際運營情況,更不會去征求企業的主人也即職工的意見,只管按照自己的想法和愿望將國有企業“許配”給自己心儀的企業。至于這種“拉郎配”式的企業改制究竟會產生怎樣的結果,譬如兩家企業“婚后”在情感上和運營模式上是水乳交融還是矛盾重重,職工會不會產生抵觸情緒甚至是對抗情緒,企業績效和利潤是否會比改制之前更好,職工安置去向會不會出現問題,國有資產會不會流失等等問題卻無暇顧及。

        翻開近年來中國鋼鐵業的重組案例不難發現,多數并購是在地方國資委主導的內部國有鋼企之間展開,或者是民營鋼企之間展開并購,國有和民營之間跨所有制的并購極少發生,這正是通化鋼鐵并購案的特殊性所在。雖然1995年開始中國就提出由傳統的計劃經濟體制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轉變,但是過去的那種思想在鋼廠職工中卻很難根除。“人人都有工作”正是計劃經濟體制的最大優點。民營企業建龍集團收購后大幅度裁員的傳聞,直接引爆了積蓄已久的矛盾,引發了通化鋼鐵職工的極端行為。可以這樣說,通鋼事件是國企改制矛盾激化到一定程度的悲劇,陳國君和通鋼那些每個月拿著幾百元的工人一樣,都是這場改革的犧牲品。

        9.一起旨在煥發企業活力、本應受到職工歡迎的企業重組,竟然演變成了千名職工將入股企業派駐的總經理毆打致死的群體性事件。吉林通鋼這起事件的調查結果雖未正式公布,但從已有的報道看,職工權益受損是引發群眾情緒失控的重要原因。

        通過對“通鋼事件”這只麻雀的簡單解剖,可以清晰地看到,無視國有企業職工權益的重組,是罔顧歷史的重組,也是不完善的重組。國有企業通常都有悠久的歷史,職工長期在一個企業工作,在計劃經濟時代,他們的工資雖然比較低,但有住房、醫療等福利保障。隨著經濟體制改革的深入,這種模式已經基本上被拋棄,職工的社會福利不再由國家包辦,但這勢必要求提高職工工資,以彌補職工在這方面所遇到的缺失。然而,在我們經常看到的資產重組案例中,企業職工卻成了“沉默的大多數”,他們的基本權利被架空。

        從一些地方政府對于國企改制的舉動中,我們可以總結出來的另一個真相是:某些國企改革,就是脫離普通職工的改革,這個改革可能就是以擺脫普通職工為代價的——將原本職工的企業主人翁地位轉化為勞動力與資本的關系,一旦這種關系成立,企業為降低成本,要做的必然就是裁員、降低職工收入、甩脫退休職工包袱。

        在企業轉制過程中,廣大職工作為奉獻過青春和汗水的勞動者、作為企業的股東,他們的權益理當受到保障,其要求理應受到重視。當利益訴求和意見表達渠道受阻時,這一矛盾就會以極端激烈的形式爆發。如果在整個收購過程中,職工基本的生存權利沒有受到剝奪,通鋼職工又何至于將高管圍毆致死后,仍不讓醫護人員和警方救護?

        10.通鋼一直極為緊張的干群關系,使得2009年7月24日剛剛履新的陳國君不得不面對極度情緒化的萬名職工。新華社為此發布的新聞稿說,有關方案經過吉林省政府的多次討論和慎重研究。從法理上說,吉林省政府作為通鋼國有股的代表者,具有參與重組的資本性權利。但是,通觀整篇報道,看到的只有吉林省政府活躍的身影,卻沒有看到通鋼的職工在整個重組過程中到底發揮了什么作用。他們處于“失蹤”的狀態,只是在這一事件的末尾忽然出場,并以極端的方式使重組宣告失敗。

        顯然,通鋼事件自始至終是吉林省國資委在代表通鋼集團與建龍進行談判,作為最直接的利益相關者——企業職工的話語權被忽視。既然建龍并購通鋼激起的民憤如此之大,何以建龍再次入主還能順利進行?應該說,通鋼事件是中國國企改制矛盾激化到一定程度的悲劇。

        近年來,涉及國企重組引發的勞資沖突事件屢有發生。但在企業卸掉“包袱”重煥生機的“資本盛宴”中,工人階層卻不能入席,“企業主人翁”便成為一個畫餅。

        2005年,中國曾掀起規模極大的國有資產流失大討論,國資流失也成為官商腐敗的同義詞。但事實上,公眾之所以如此反對,不僅在于國資的流失,還在于國有資產的分配不公。因為國有資產的“賤賣”從表面上看,社會財富沒有損失,只是改變了其在社會中的分配,但這種分配明顯偏向了相關利益主體中的強勢群體,弱勢群體則被邊緣化,甚至連其原有的利益也遭到侵害,這自然會引發利益受損群體的強烈不滿。

        11.當然,不能因為重組中的糾紛,就放棄中國國企市場化進程,更不可漠視工人們的正當利益訴求。在通鋼事件中,以及類似國有企業重組案中,工人作為一個利益集團,應該有自己的代言人,應該有法律保障的話語權。只有建立了正常的渠道,才能調解利害關系,化解可能的沖突。

        但遺憾的是,當下一些地方職工利益受損,尋求解決的渠道往往不暢,問題很難及時解決。一些群眾只好將希望寄托在將事情鬧大上,這正是暴力思維產生的深刻根源。頻頻上演的“鬧大維權”,令人感到悲哀。它折射出合法維權通道的淤塞,以及相關部門和單位的冷漠。在一次次反映問題石沉大海、一趟趟上訪舉報無功而返的背后,民怨在一點點地積累,最終在某個時段集中爆發出來。而這些“鬧大維權”的先例,又在傳遞一種極其錯誤和危險的信號,驅使更多的人采取極端和過激的方式發出自己的聲音,形成惡性循環。

        12.近年來,中國社會屢屢發生極端維權事件,從跳樓討薪到開胸驗肺,從多地接連爆發的群體事件到群毆致死事件……在這些或無奈、或悲哀、或尖銳的事件乃至沖突的背后,折射出中國社會在收入分配差異巨大、權力與利益分配不均的現實中,不同利益群體的沖突日益加重,一些長期積壓的問題正在暴露出來,社會矛盾有激化之虞。

        隨著中國改革正步入“深水區”,社會形態也隨之改變,發展方式也到了一個需要調整的階段。這些屢屢發生的矛盾沖突凸顯出著眼于調整社會利益分配格局的改革具有現實的緊迫性,而廣大弱勢群體的利益是否得到保障,其地位是否得到提升,更是檢驗改革成敗的試金石。

        應當看到,通鋼事件這種國企與民企合作而引發的群體性事件,和其他許多群體性事件一樣,都是大眾利益不能得到有效維護的結果,應當引起相關部門的重視和反思。無論國企改制也罷,企業重組也罷,如果總是以犧牲多數人利益為代價,群體性事件將難以避免,毆死總經理的悲劇將難以避免。

        三、作答要求

        1.給定材料4、5說明了什么問題?請就各方媒體對“不明真相”之說進行分析,概括材料反映的觀點。(15分)要求:概述全面,觀點鮮明,條理清楚,語言流暢,字數不超過250字。

        2.各方不同的利益訴求是一種客觀存在,但如果改革中不注意職工利益,職工就會恣意把一己意愿變成一種暴力表達,社會就不能在正常的軌道上運行。請閱讀給定材料,談談對于由此產生的群體性事件該怎么處理?(20分)要求:條理清晰,觀點正確,400字左右。

        3.結合材料9,請談談你對“國企改制必須維護職工合法權益”的認識。(25分)要求:表述準確,層次分明,觀點清晰,600字左右。

        4.一些企業在改制之前就已經削弱了工會組織和民主管理,使得它們不能有效發揮應有的作用,這樣的教訓應該吸取,并且切實加以改變。結合材料,請就如何正確處理國企改革與民主管理的問題寫一篇文章。(40分)要求:

        (1)題目自擬。

        (2)觀點鮮明,聯系實際,分析具體,條理清晰,語言流暢。

        (3)1000字左右。

    點擊分享此信息:
    RSS Tags
    返回網頁頂部
    CopyRight 2017 http://www.630433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任何引用或轉載本站內容及樣式須注明版權)XML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
  • <bdo id="qyumu"></bdo>
  • <code id="qyumu"></code> <code id="qyumu"></code>
    <code id="qyumu"><label id="qyumu"></label></code>
    <menu id="qyumu"><samp id="qyumu"></samp></menu>
  • <bdo id="qyumu"></bdo>
  • <code id="qyumu"></code> <code id="qyumu"></code>
    <code id="qyumu"><label id="qyumu"></label></code>
    <menu id="qyumu"><samp id="qyumu"></samp></menu>